环球时报记者探访沙特:“去石油化”决心坚定 愿走符合自身国情的变革之路

日期:2018年5月8日   作者:曲翔宇 黄培昭


     编者按:在国际政治舞台,它被认为是“中东稳定器”;对全球经济而言,它是油价的重要掌控者之一;在宗教领域,它有世界各地的穆斯林力争一生要去一次的神圣之地——沙特,一个任何其他国家都不能忽视的地区大国,也是一个大部分外国人难以触碰的“神秘国家”。如今这里,正在发生一场世界瞩目的改革:赋予女性开车权利、首家电影院营业、计划开放旅游签证、积极吸引外国投资……自小萨勒曼去年6月成为沙特王储,这个国家与“开放”“宽松”等标签产生了更多联系。对于这些变化,近日在利雅得、达曼、吉达等多个沙特城市走访共7天的《环球时报》记者深有感触。

  在开放程度较高区域,一半女性不“蒙面”

  “伊斯兰教法没有明确规定女性必须穿黑色罩袍。”沙特王储小萨勒曼此前访问美国时表示,只要穿着得体,妇女有权利自主决定衣着。多年来,沙特女性很少抛头露面,即便在公共场所出现,也需由一名男性亲戚陪伴,并从头到脚将自己严实地遮盖起来。如今,蒙面罩袍正“悄悄掀起”。

  Centri购物广场位于沙特首都利雅得市中心,受到当地中产以上阶层喜爱。《环球时报》记者走进古驰、阿玛尼等品牌的旗舰店内,发现不穿蒙面罩袍的女导购占到至少一半,询问后得知,其中八成以上是沙特国民。除以珠宝产品为主的梵克雅宝、卡地亚等外,半数以上的店门口并未悬挂“家庭区”的牌子。家庭区是沙特独有的设施,旨在让已婚夫妇、直系亲属甚至一批朋友,不分男女坐在一起,与男性专用的设施分开。乘扶梯上三楼,那里有数家人均消费在300元人民币的餐厅和一家高档甜品店。餐厅内的女性顾客几乎都没蒙面,开放式的高档甜品店同样如此。

  值得一提的是,利雅得在沙特的意识形态光谱上,通常被归为保守一端。在对外开放程度较高的经济中心吉达,以及以跨海大桥与巴林连接的达曼,《环球时报》记者发现女性不穿蒙面罩袍的比例更高,吉达部分区域甚至达到一半以上。

  所谓爱美是女人的天性。《环球时报》记者在公共场所能够看到的大部分女性穿的并非是单一黑色长袍,而是配有各种各样的花纹与图案。在利雅得专卖传统服饰的皇家购物广场内,部分女性服饰专卖店有卖五颜六色的彩色长袍,二楼还有女性内衣、丝袜专区。利雅得的多家超大型购物广场内,知名内衣品牌维多利亚秘密的门店不仅占地面积较大,在购物广场外墙的醒目位置还设有广告牌,让方圆一两公里内的人们看得一清二楚。

  蒙面罩袍悄然掀起的背后,是女性地位的全方位提升。《环球时报》记者在沙特顶级智库费萨尔国王伊斯兰学术研究中心参加座谈时,在座青年骨干研究员有一半是女性,她们拥有西方知名高校的硕博学位,英语流利,颇有学术造诣。助理研究员萨哈德告诉《环球时报》记者,今年6月沙特放开女性驾车限制后,她与一些朋友将第一时间申请办理驾照。“自己开车虽然会累点,但天天让司机送我上下班确实不方便。”萨哈德对记者说。

  沙特社会的进一步开放不仅体现在女性地位方面。《环球时报》记者在沙特采访期间,正赶上时隔35年该国重开电影院。与国际媒体一片欢呼雀跃的猎奇报道相比,多数当地人显得很平静,因为就他们的日常生活而言,这只不过是增加了一种看电影的渠道,于社会的意义大于个人。网飞、YouTube等视频网站吸引网民注册会员的广告在大街上时常可见,已经融入当地生活。在排队等候的场合,沙特人也会像在全球其他地方一样,下意识地掏出手机上网看视频。

  在达曼,多名当地人告诉《环球时报》记者,自上世纪80年代跨海大桥建成以来,周末开车去巴林购物已经成了达曼及周边地区沙特人的习惯。记者向当地司机提出希望看看大桥,对方立刻掏出手机,点开跨海大桥运营方设计的应用程序,上面有精确到每一段道路的车流实时监控。这说明这座大桥已经成为当地生活的一部分。

  担保人制度放宽,“去石油化”决心坚定

  沙特的经济同样正处于“转型期”。该国一直高度依赖石油产业,石油收入占国内生产总值近一半,占财政收入3/4。然而,页岩油革命和新能源产业的迅猛发展,使得国际油价很难重回高位。过去3年来,沙特的财政赤字达到2000亿美元,外汇储备大幅下跌,2017年第一季度甚至出现8年来的首次负增长。

  与之相对应的是持续上升的就业压力——约七成沙特人口年龄在30岁以下,近一半人口在25岁以下。《环球时报》记者在沙特出差期间,以优步打车为主要交通方式,开优步的司机大多是传统意义上的中等收入阶层,甚至不乏政府强力部门公务员、沙美石油公司职员等。他们略带困惑地告诉记者,在油价上涨近一倍后,似乎所有东西都涨价了,感觉生活成本越来越高。供职于达曼海警的司机表示,虽然他月收入可以拿到七八千里亚尔(1沙特里亚尔约合人民币1.7元),生活够用,但毕竟赚多些钱手头会更宽裕一点。乘坐他的车正值工作日,快到目的地时,他的上司突然来电要求他回单位处理紧急事务,他只能一脸歉意地请《环球时报》记者换一辆车,自己立马换上后备箱内的警服。

  虽然面临来自社会各方面的压力和诸多困难,但沙特王储的“去石油化”决心相当坚定。为推动沙特经济结构转型,吸引外商直接投资、推进国际产能合作成为沙特当下的战略选择。阿中之门(北京)商务有限公司首席执行官张强曾在中国石化集团担任沙特业务负责人,近年来为中沙间的产能合作对接奔走,是沙特外资政策松动的见证人。他对《环球时报》说,习近平主席2016年1月访问沙特推动了中沙产能合作在航天、核能、可再生能源、电站等领域持续深化,中国石化延布炼厂等一批项目正式投产启动。不仅如此,中沙对对方提供的信贷大都以本币计算,商业性的货币互换不仅大大减少汇率变动风险给贸易双方造成的损失,更在你来我往中相互刷新对方的信用分。

  在张强看来,比上述项目启动更有意义的是沙特担保人制度的放宽。沙特及一些海湾国家由于历史及宗教原因,要求外国公民到沙特直接投资时必须由担保人为其担保。担保人要具有一定经济实力和商业资质,满足政府相关要求,一般为当地人,外国投资者无法与之合股开公司,只可将资产挂在担保人名下,构成不小的投资风险。

  现在,这一情况正发生变化。沙特吉达中国城项目由沙特阿拉伯宁夏国际贸易股份公司负责运作,董事会成员均为中方人员,中方拥有公司绝对的管理权和经营权。项目负责人王长海对《环球时报》记者说,每一位商户均可办理挂在中国城工商执照下面的营业执照,发货、物流、经商、汇款等事宜均可以通过中国城授权办理。这在长期实行担保人制度的沙特相当罕见,用首开先河形容并不为过。

  “谈判过程艰难曲折,我们始终向沙方强调共赢的初心。”王长海表示,担保人制度存在多年,沙方做出调整实属不易,他的团队在谈判时不断以自身此前的遭遇告诉沙方,在现行的担保人制度中,外国投资者因为资产“寄人篱下”承担巨大风险,而且一旦矛盾激化,严格追究,当地保人也会因担保本身不合法而锒铛入狱。“因此,与其双输,不如求变以至双赢。”王长海说。

  石油美元的减少,也促使沙特愈发重视石油开发前的主要经济支柱——朝觐。根据“2030年愿景”,沙特计划将每年朝觐(正朝和副朝)的人数由800万人提高至3000万人,为此沙特方面不断改扩建麦加、麦地那两大伊斯兰教圣地的宗教场所和商业设施。《环球时报》记者在通向麦加的高速公路上看到,尽管不是朝觐高峰期,但车流量仍然很大。包括吉达国际机场等中东主要机场,为应对朝觐高峰期,均设有季节性航站楼。

  非穆斯林的其他外国游客也是沙特的邀请对象。沙特政府去年年底宣布,今年将开放旅游签证。目前,沙特向外国普通公民发放的签证类型主要包括工作签、探亲签和朝觐签,外国游客若想入境,要么选择麦加、麦地那圣地朝觐者的身份,要么必须受到沙特公民、企业或机构的正式邀请,抑或受沙特政府特邀。

  “要走符合自身国情的变革之路”

  这一系列社会经济层面的变化,既有沙特民众求新图变的夙愿,也离不开以小萨勒曼为代表的领导层重返“更温和的伊斯兰”的政治决心。

  “过去几十年,沙特某种程度上被一些极端宗教意识形态所绑架,现在到了该正本清源、解脱束缚的时候了。”费萨尔国王伊斯兰学术研究中心研究主管阿卜杜拉·本·卡立德·沙特告诉《环球时报》记者,沙特官方意识形态之所以近年来趋向保守,主要受1979年伊朗伊斯兰革命和苏联入侵阿富汗影响,沙特王室担心意识形态领域的过度宽松可能影响社会稳定。但如今时过境迁,尤其当占总人口七成的30岁以下年轻人成为沙特社会的主体。“这些年轻人成长于全球化的互联网时代,思想较前几辈人更加开放,接受新生事物的速度较快。”卡立德·沙特指着他团队中的年轻研究人员,笑着对《环球时报》记者说。

  变革首先从教育领域展开。沙特历史研究所研究员马吉德·宾库雷恩对《环球时报》记者介绍说,这两年在保留伊斯兰经典内容的基础上,沙特一些大学和中小学正在对既有课程体系做调整,增加外语及外国文化导读、自然科学课程。另外,沙特现在鼓励出国留学。与《环球时报》记者座谈的七名费萨尔国王伊斯兰学术研究中心人员除一人外,均有英美名牌大学的硕博学位。

  鼓励创业,尤其鼓励年轻人创业的相关政策也在逐步放开。宾库雷恩告诉《环球时报》记者,沙特目前的经济结构中有40%左右是国有经济,但这一状况正随着“2030年愿景”的实施逐步改变,街上越来越多由厢式卡车改造的流动餐车便是例证。

  不过,卡立德·沙特等学者对《环球时报》记者同时强调,沙特需要走符合自身国情的变革之路,他们不赞同西方媒体将沙特与土耳其、埃及等国的伊斯兰世俗化做对比,过度解读一些开放措施。“变革需要在稳定可控的前提下进行,以符合大多数沙特人的利益。”卡立德·沙特表示,任何一场变革都会存在不同的声音,埃及在纳赛尔革命后的大多数时间政局虽较为稳定,但民族主义与宗教传统的争论长期存在;凯末尔革命后的土耳其也是如此;“阿拉伯之春”大潮中,沙特也出现了批评声音,但社会共识仍在——拥护现行制度框架,主张以渐进而非激进的方式推动改革。

  值得一提的是,沙特变革的主要推动者——王储小萨勒曼的地位似已稳固。在该国几乎所有商店和户外政治宣传栏内,他的头像已与现任和历任国王并列。记者还注意到4月举行的阿盟峰会现场的一个细节:当国王起身走向主席台主持会议讨论时,小萨勒曼立刻前移一排,坐在沙特的桌牌前。


来源:环球时报